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乱弹笑话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真是崩溃了!刚在商场买完就听朋友说京东一直在打折...
查看: 11197|回复: 0

第一次被逼叫“鸭”的经历 作者/张亭玉

[复制链接]

23

主题

23

帖子

76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6
发表于 2017-12-2 22:54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前阵子,有天晚上和久未见面的朋友小林等一帮人在KTV相聚。不管是留寸头的玉,还是现在长发及腰的玉,小林等人向来都不拿我当女人,只当哥们。

  凌晨一点,喝了几杯酒有点晕乎的我告诉他们我累了,要回家休息了。刚巧碰上他们在说“鸭子”的话题,小林顺口问我:“玉,你中意叫鸭吗?”

  “啊?鸭?我长这么大,还没见过鸭是啥样的呢!”我尴尬地说。那一刻,我明显感到自己耳根子发烫。

  听我这么说,小林不信:“不是吧?连鸭都没叫过?骗我们的吧?没叫过鸭,你以后别说认识我是我朋友,你失败呀!”

  “切!这关失败啥事?说真的,别说叫了,我连见都没见过他们长什么样。对了,鸭长啥样啊?”

  “鸭啊,高大,英俊呗!我自认为自己是个帅哥,可和他们比,我只能躲到墙角里去。”(小林本人算得上是个美男子。)

  “噢?呵呵!”

  “这样吧!你先别走,一会带你去叫鸭。”

  “你认为我是个需要花钱找鸭的女人吗?花钱找他们,我还不如拿那钱去吃了呢!”我向小林翻了个白眼。

  “女人找鸭,是一种享受,人赚钱不就是为了享受生活的嘛!再说了,现在的鸭也都不贵,只是坐台给三百块就可以了。走吧,跟我去,让你看看他们长什么样,见识见识吧!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去。再说这么晚,人家都该关门了。”尽管脑袋晕,但我的思维还是清晰的。虽然对“鸭”很好奇,但去“嫖”的事可从来没干过,那可不是我所能做的事,咱也没那嗜好。再说了,我不是富婆,拿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花在“鸭子”身上,脑子有病啊?

  “去啦!他们那里是开通宵的,最多这样了,那三百块钱我来给。”

  “这不是钱的事……”

  “行了,别罗嗦了,就这么定了,我先打电话订个房间,他们那里生意很好,怕一会去了没房。我再约上另一个女的,她对那里比较熟,还是她带我们去的呢。”

  “我不去行不行?”

  “不行!”

  “那去了不叫行不行?”

  “不行!怕啥啊!我帮你出钱。”

  见此情景,我不好再推辞,暂时答应。只想等出来离开KTV后,自己悄悄打车回家,本身已有点晕乎,才不跟他们一起颠呢!花钱找“鸭”陪喝酒、聊天?我才没那么傻帽。

  半个小时后,我们离开了KTV。在小林的司机去停车场取车时,我有意走在最后,悄悄溜到马路边拦车,准备不打招呼自己回家。可还没拦到车,就被小林发现拽了回去。我只好跟着他们上车,前往那个叫什么点的地方。

  在车上,小林不停地跟我说那里的“鸭”怎么怎么好,陪坐时的服务是怎么怎么的周到,简直是女王般的享受。让我尽情地玩,不高兴的话,就尽情地折磨他们。我只是笑笑没说话,困,就想睡觉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们到了一栋大厦前。那里的大门已经关了,我跟着他们从侧门上了三楼,才发现这里也是个KTV。

  进包房坐下之后,小林约的那个女孩琦还没到。当他要服务员带“鸭”进来时,服务员没说什么退出了房间。等了二十多分钟,也不见有“鸭”进来。

  原来,不是那里的熟客,人家还不招呼。既来之,则安之。我开始抱着看戏的心态,静静地坐着。

  直到琦来了之后,才有个穿粉红衣服、浅绿色裤子的中年男人进来,和她耳语了一翻又出去了。我打量着琦,只见她年纪不大,也就二十二、三岁的样子,身高不足一米六,面容还算可以,属于典型娇小玲珑的那种女人。我不明白,像她这么年轻、长得又好看的小女孩,为什么喜欢来这种地方呢?

  几分钟后,包房的门被推开,六个年轻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。他们一字排开,还摆着姿势站立。看得我立马捂着嘴直笑。

  一边的小林喊了我一声:“怎么样?有没有看中的?”

  “没没没。”我连连摇头,因为压根就没想找。

  “再换再换,下一批。”琦和小林齐声说。

  “什么超级帅哥啊,还不是普通男人一个。”我一边对小林说,一边还是忍不住在笑。

  两分钟后,又有八个年轻男子走进了包房。还是一字排开,摆着不同的姿势。其中一个,我看着真想狂扁他一顿。那人穿着花衬衫,头发梳得油光发亮。我最看不顺眼的是,大晚上的,他鼻梁上还架着一副超级大墨镜。妈的,真让人恶心。

  “玉,怎样?看中哪个了?”

  “没,我不想找,真的很不习惯,别难为我了吧?”

  “那不行,既然来了,不找不行。琦,你帮玉挑一个。”

  就这样,一个身高大概有一米八的东北大男孩坐到了我身边。

  “你喝酒还是喝茶呢?”身边男孩温柔地问我。

  “我?我喝茶,不喝酒。”

  “哦!那我叫服务员给你倒杯热茶吧!”

  “谢谢!”

  “不客气。”说完,他对我笑了笑。

  那男孩见我那么拘谨,也不敢靠近我。我们俩之间,离的有二十公分的距离。

  “玩色盅吗?”

  “不玩,你去和他们玩吧,我自己呆着就好。”

  “那不好,我陪你坐着吧!”

  我冲他笑了笑,没再说话。当我端起被子喝茶时,小林走了过来:“干嘛!你来这里是享受服务的,要喝茶,让他端着喂你。”

  “啊?不要不要,我自己来。”

  “怕啥?就算你要去洗手间,也可以让他抱你去。”

  “别别别,我不习惯。”我第二次感到耳根子发烫。

  “哎呀!放松点嘛!别那么紧张。”小林说完,一边抓起那男孩的手放到我腰上,一边用普通话对那男孩说:“喂!小弟,你要好好招呼她哈,她要是不高兴,你就得出去。”随后又用粤语对我说:“要是不满意,还可以换的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,满意满意,你去玩你的吧,不用理我了。”打发开小林之后,我拿开了那男孩的手,并对他说:“别这样,我不习惯。”

  那男孩的手搭在我腰上的时候,让我感到极度别扭。按理说,一个大帅哥坐在身边搂着自己的腰,可以耳鬓斯磨,可以轻易地得到他的吻、他的温存,这是一种美好的享受,但我却感到别扭。不是我很不解风情,只是脑袋还算清醒。他根本不是我爱的男人,和我这么亲近,我怎么能不感到别扭呢?

  后来,我发现陪琦的那个四川男孩的脸,长得很像我那些日子正喜欢的明星李宗翰,不禁多看了几眼。小林好象神仙似的又出现在我面前:“喜欢那个?那小子已经陪琦有一个月了,你要是喜欢,就和她对换。”

  “啊?这样也可以啊?”

  “可以,在这里,没什么不可以的,我让她跟你对换。要不,两个你都留下也行。”

  “不要不要,我怎么能夺人所好呢?我现在连一个都不想要,别说俩了。”

  “没事,最主要玩的开心。喂!你过来。”

  正在陪琦的那个男孩听到小林的话,马上走到我们面前半蹲下:“大哥!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

  小林拍着我的肩膀,指着他和那个东北男孩说:“你和他坐在这边陪她,十分钟之内,你们谁能让她笑,谁就留下。要是她不笑的话,你们俩都要出去。”

  我第三次感到耳根子发烫,看着小林尴尬地笑:“别为难人家了,你快去玩你的。”再次打发开小林后,我让那四川男孩回到琦身边继续陪她。

  我的好奇心突起,想知道一件事,于是走到小林身边问他,要是带那男孩出去,得给多少钱?他说他也不知道,让我去问琦。

  琦笑着告诉我说:“带人出去过夜的话,最少三千。要是别让他们的‘爹地’知道的话,可以少给一点,一千、两千都行。如果那男孩自己喜欢你,他也可以不收钱。你要带他出去吗?”

  “不要,我只是好奇问一下而已,嘿嘿!”

  十分钟后,我起身要去洗手间,小林又喊住了我:“别动,让他抱你去。”

  “啊?”我的耳根子第四次发热。

  “喂!小弟,你过来,抱大姐去洗手间。”

  陪我的那男孩听到小林的话,马上走到我身边。

  “不要!我不去了。小弟你回去坐吧,别听他胡说。”那男孩也尴尬地笑了笑,回到了座位上。

  “玉,出来这里玩,就是享受、开心的,反正是给钱的,不糟蹋白不糟蹋。”

  “算了,大哥,别玩我了,我真的不习惯。”

  “你个傻帽,让你糟蹋人你还不习惯。那些鸭遇上你这样的客人,可算是遇上菩萨了。”小林敲了一下我的头,边说边走去洗手间。

  天啊!这个地方,我是不能再呆了。我马上拿起自己的包,喊上那男孩一起溜出了包房。出了包房门,从钱包里抽出三百块钱塞到那男孩手里,告诉他我要回去了,他可以下班了。

  不知道那男孩是见我没有折腾他,而对我有好感,还是他很有职业道德,把我送下楼,拦好车送我上去关上门,才跟我说“再见”。等我坐的车子启动后他才转身回去。

  也许是因为夜晚天黑,也许是因为我头还在晕,在车上走了哪些路我都不清楚。等到我家街口下车时,车费是九块钱。我这才知道,那间KTV离我家不是太远,但具体位置我还是不知道。

  第二天完全清醒后,仔细看看钱包,才发现头晚给那男孩的钱不是三百而是四百。心里可后悔得很,就差没拿拳头锤自己心口了。很是心疼那四百大洋,想想从那男孩进包房陪我到我走的时候,也就是四十多分钟的光景,我却要为这四十多分钟付出了四百大洋。NND!无厘头花了四百块,买了知道、明白,(见识到了“鸭子”是啥样的,知道了他们的行情,)还买了罪受,我真是个超级大傻帽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乱弹笑话

GMT+8, 2020-6-5 15:02 , Processed in 0.093750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